2004/03/07 攝於尖石鄉往秀巒途中


凌晨四點,與老大約在內湖,好像從沒這麼早起床,頂多是通宵沒睡。


接完A Long,車子飛快的往新竹,國道三號上,車子是出奇的少,或許,大多數的人尚在夢鄉會周公。昏昏沉沉的,竟在不到五點半之前到達芎林交流道,霎時三個人開始悔恨太早離開被窩的溫存,乾脆在交流道下與周公續盤。


早起床,只為了怕塞車,假日車潮讓人不敢恭維,不過這次,會不會是矯枉過正。


車子陸續抵達,在約定的六時許,包括台中北上的阿慈跟Apier,還有YCK的白V大刁。


車子啟程經過內灣,在一家7-11前補充食糧,難得的清靜,在這個已經充滿商業氣息的古樸村落,商店未營業,沒有如織的遊客和叫賣的小販,如果她的面貌原該如此,那麼,脂粉未施比上商業觀光的濃妝艷抹,我寧可喜歡前者,不過,要這麼早爬起來才遇的到樸實的內灣小鎮,真讓人掙扎,倒寧願把塞車留給其他人。


山路沿著河谷蜿蜒,進到尖石這個山地鄉,河中的尖石岩地標醒目的佇立著,在那羅跟嘉樂溪匯流處,屹立千年而不衰。見此石,則代表進入了泰雅族人的世界。


聖石,有著祂存在的必然性,在古老的傳說中,神聖而不可侵犯,然而傳說總是荒誕的令人置笑,卻也因荒誕而倍增可愛。溪畔的青蛙石何嘗不是如此,千年的守住一隻渴望卻逃脫的蚊子,堅貞到變成石頭。是不是終年盼望,望眼欲穿的下場都是如此,天可憐見,不然哪來的望夫石,人哪,想像力之豐,也是可愛。


在山谷迂迴處轉個彎,穿過錦屏大橋,繞過一個峽谷,映入眼前的,是一尊高大威猛的泰雅勇士,矗立在陡峭的懸崖邊,手握番刀,帶著獵犬出征狩獵,栩栩如生的雕像,也象徵著泰雅族的堅毅,在這個往錦屏村的隘口迎著每一個造訪的旅客,而明隧道的設計倒是顯見當地對於觀光發展的別出心裁,偌大的雕像矗立在險峻的山峭河谷上,絲毫不覺突兀,反而展現了一種大器的藝術空間,合著大自然,合著人本精神。


車隊在一個寬闊視野的山邊停下,時間將近上午八時許。


右側的山坡,一片是被野火蹂躪過的慘狀,而墨黑的灰燼炭堆中,被砍伐整齊的只剩樹墩的大樹,明顯的一輪輪散落在殘骸裡,不願去猜測是什麼樣的行為會去謀奪這片綠林的生機,只是覺得不忍,又無可奈何,在一片青山綠野中這樣的反差甚大。


避開這慘不忍睹的畫面,不自覺將視線眺向遠方,雨後的山巒,雲霧縹緲,煙嵐迷濛,雲層或高或低,浮掠層層山巒疊翠,或許光線不佳,但是陰霾的氣候,卻構成擁有歷史背景的山谷傳說絕佳的氛圍,縷縷英魂,化成先靈守衛這片山野淨土,供後世憑弔,供我們瞻仰,山中的傳奇總說不盡,李崠山的悲壯,就是一頁捍衛家園的血淚史。前夜的大雨,下的正中人心。


此時車子外的溫度,儀表器顯示:6゚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凱文 的頭像
凱文

影像逆旅,讓心出走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