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開放大陸來台旅遊後,很少很少再踏上這塊曾經很喜愛的山城。

記得那往日充斥的荒煙蔓草的金瓜石,已然成了黃金博物館的轄地,更多更完善的觀光設施,雖然彷彿回復昔日流金歲月的輝煌,是的,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修復的神社遺址、重整的四連棟,但是我卻再找不著挨著牆,下著細雨,兀自撐著傘走過斑駁巷弄的背影,那記憶中的庭院深深,與煙雨濛濛。




在熱鬧過後,夜幕壟罩的這一片山城,終歸寧靜,這才是她該有的樣貌啊。

我從水湳洞輾轉而上,經過黃金瀑布,特地搖下車窗呼吸著再也熟悉不過的硫砷氣味,夜晚的瀑布水聲震懾,一股恐懼自四面八方襲來,一切的一切彷彿被黑夜吞沒似的,除了擾人嘈雜的水聲,還是水聲,忡的人心生畏懼。特別是一個人,幻想與恐懼很容易爬上心頭。




順著路蜿蜒而上,卻見一陣又一陣輕霧迂迴,玻璃上的水珠,已不確定是細雨還是霧氣集結,越往上,山嵐像蠢蠢欲動的從山巔捲落,一副作勢鋪天蓋地的氣勢,九份那邊,怕早已湮沒五里霧裡。

時雨中學的燈火通明,是唯一與這山城路燈相悖的青白光塔,是夜校生的晚自習吧,在昏黃的山城裡,照耀著慘綠的青春。

時雨的名字很美,特別在這種季節,時雨。



依然習慣的繞上隔頂,從福山宮旁的巷弄繞進九份,可以直達九份國小台階下,人潮已去,夜霧中,整個豎崎路階梯上只剩阿柑姨店家燈火照亮,但店員已經忙著收拾打烊,然而隔壁一家理髮店吧,裡頭老闆娘忙著處理一位客人,但屋外卻格外熱鬧,全是貓兒的天下了,數一數竟不下十來隻,白天的人聲鼎沸,到了晚上反倒成了貓街。




這邊幾個日本人還在茶店裡酒酣耳熱,那廂又一對香港情侶玩自拍,一路下到昇平戲院,來來往往的過客不出十個,我好愛這種感覺,雖然少了很多店家,少了許多燈火通明,但踩踏在石階上,我才能真正感受與這山城的對話,每一步,都是一個鏗然,當然,還包括我現在正處於跛腳的階段哪。






今天的拍照,很從容,也很隨性,被霧追著,我也追著霧,但不用躲著人。








最後我選擇在浪漫公路,拍下時雨,與昏黃街燈,直到這些星星,被山嵐大霧吞沒,而我,滿足的離開。

但是今天卻沒有聽到朗朗的讀書聲,納悶。(2012/02/22 夜遊金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凱文 的頭像
凱文

影像逆旅,讓心出走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oChan Lee
  • 乾爹真是太有才氣了!
  • Doris Fan
  • 給你按N個讚................^^
    我也要幫我女兒說: 乾爹真是文武雙全阿!
    (快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