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11



告別,需要一種儀式,堂而皇之。


杜鵑來的清晨,風雨漸大,聲勢嚇人

為免塞車之苦,即便還有一個假日,還是趁早驅車北上,路上車輛寥寥無幾

風勢在一上到匝道開始便不停肆虐著,握住方向盤的手,可以感受到颱風如洪水猛獸般的威脅驚恐

雨水被風推波助瀾的,啪啪打在窗上,一陣又一陣,鏗鏘有力,淚,卻也跟著一陣一陣,不停滑落

車外的雨狂下,車內也狂下著雨。

是到了一個積末頂端了吧,任憑內心的不滿與憤怒,宣洩

那是一種,長久的平衡,好像經不住一直以來的關注,如反嗜般的,逐一崩盤,瓦解。

給的再多,終究是一種壓力

也如同友人說得,把自己越剖越深,越赤裸裸的面對周遭的人事物

卻也兀自,鮮血淋漓的,飛濺一身

該收斂,該謹言,該回到原本最初的自己

那毋須對別人剖心瀝血的,自以為是


究竟是,也不是


好像任憑一陣狂風襲來,抑或是,方向盤不經意一扭,一切宣告終止


但最終,我只能,用這一路的,呼嘯狂奔,挾帶雨水淚水,填滿這不多不少的125公里

還好,還有個杜鵑,陪我完成這個,私人的,告別儀式

卻也忘了,該告別的是過去的我,這一兩年的我,抑是,近日的我

抑或是,只圖了個,痛快


創作者介紹

影像逆旅,讓心出走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