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大雨,下到心都快發了霉,原訂青山瀑布的行程取消,看著天氣,今天走一步算一步,重頭戲是下午的白沙踏浪。

沿著淡金公路,想避著雨線往北開,但這次厚實的烏雲卻很難逃離,石門洞的停車場一個遊客都沒有,卻有個婆婆雨天兜售花生,痀僂的身影映在地面,不停的雨滴畫破積水,直打的人心哆嗦,不過卻很難伸出援手,不是心麻木了,實在花生並不對味。

風力發電廠的風車,少了藍天綠地的映襯,似乎就減了雄偉的身影,路上除了蠕動的蚯蚓,就是蚯蚓的屍體散布,這一路走來小心翼翼,浸濕的木棧道滑腳,而盡頭處望不到海天一色的藍,觀景台的裝置風箏顯得格外孤獨,這雨天即景好蕭瑟。

山下十八王公廟人影稀疏,但就我所知陰廟該是越晚越熱鬧,這大白天的加上氣候不佳,很難有遊客佇足,我們轉戰乾華十八王公,為了一睹那高30公尺的義犬巨像,越過核一廠大門往山頂上開。

遠處山谷間聳立黝黑的巨石雕像,氣氛有點詭異,加上水氣霧氣環繞,彷彿神鬼傳奇裡的阿努比斯矗立,惡狠狠的盯著往來的旅人,卻沒想到到達廟門前,在巨犬腳底下,雨水竟然像倒的一般從天上傾瀉而下,大夥一陣狼狽的尋求庇蔭,冥冥中犬神似乎竊笑著。

惡雨中的鑄銅犬像更形詭異,說不出的神秘感隱約襲來。這廟著實比原廟來的大器,原意也是為了紓解舊廟的人潮與交通,擲杯後另覓新址而建,但我想香客終歸還是習慣性的選擇舊廟膜拜,讓這座大廟孤伶伶的,在欠缺經費,又未完工的守著歲月,只有巨石義犬像陪伴。

趁著雨勢漸小離開乾華,到達老梅社區時已經雨停了,這個眾多攝影愛好者趨之若鶩的獵景場地,今天終於可以一探究竟,也到了這邊才拿起相機。


<老梅社區特殊的石槽景觀>

每年春季二月中旬至四月間,這裡就會長滿艷綠色海苔,滿布在老梅海岸線的石槽上,難得的六月竟然還有海苔,這可讓我樂的終於能得償所願,海浪拍打在岩石上流下的殘餘浪花,在石槽裡旋轉泡沫化,更澆的綠色海髮絲艷麗非常,這樣輕拂的動作,讓石槽柔軟了起來,可惜沒遇上漲潮,這次就當是探路踩線之旅。




<名聞遐邇的老梅海苔>

停車場旁的天人菊競相爭妍,少了藍天的舞動,小小花兒似乎也不以為意,努力在古厝石牆邊綻放瑰麗色彩,頹瓦圍牆邊有了這樣一片天人菊簇擁著,古色中又添新意,但是那一棟偶像劇蛋炒飯所遺留下來的場景建築,卻是人去樓空的蒼涼。


<天人菊的笑顏>


<蛋炒飯的場景>

往白沙灣途中經過路邊有著仿地中海建築般的公園,想必就是所謂的婚紗廣場,顧名思義是鄉公所特地為新人拍攝婚紗戶外取景所搭建,也為石門鄉新增一個休閒景點,恰巧正有人麻豆外拍,一群拿著重裝備的雄性圍繞著一位嬌滴滴盛裝的雌性,雖然常常看到這樣的場景,也是會覺得好玩,古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現在是美麗佳人或是性感尤物,獵像追之,也許無形中各自滿足了曝光表演慾與觀賞慾。


<這裡合宜的背景是藍天>


<希臘鐘樓意象之我們也有麻豆>

天不夠藍,或許下次藍天之下的婚紗廣場會更有希臘的影子,那麼也就更多追逐獵像的影子。(流浪日期 2008/06/1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凱文 的頭像
凱文

影像逆旅,讓心出走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