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公司旁的杜鵑,正肆無忌憚的爭豔著,而枝頭新綠催,意味著一年容易又春天。

春天這如後母般的天氣,乍暖還寒,春寒料峭,殊不知今天的炙熱,又須換來明日的峻冷。

每年都會給自己一個目標,不論是武陵的紅粉佳人、天元宮的吉野櫻、九族文化村的山櫻祭,卻也都連年不得願。

不論是自己懶了,還是有其他理由。



今年難得衝武陵,早了,只得三成嫣紅枝頭綻,哪擁滿開繽紛夢裡迴,空遺憾也。

今年的九族,適巧落在春節年間,對於人潮,也算怕了,又少了那股衝勁,也就過了。

不想那天元宮,應該也是欲振乏力,更何況近北市都會區,現在才開了三四成,假日便已人聲鼎沸了,不知道自己還能承受得住嗎?

陽明山也不在這時上去了,搭交通工具是個折騰呢。

以前曾拍過的觀音娃娃蓮,池子也都給填掉了。



花期過了,就得等一年,這是一定的道理,

這樣年復一年的,好像一晃眼,也就那麼回事,誤了,蹉了,心也慢慢的,不懸了。

只得等哪天,有心人的一顆頑石吧。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