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被上了鎖,我的頭被上了鎖,我的喉嚨被上了鎖,我的膝蓋被上了鎖,我的身體就像這樣垂掛著,這樣拖吊著,無數沉重的鎖。

病痛依舊沒遠離,靈魂像被抽了一半,欲振乏力,即使上班,有氣無力的。

有點行屍走肉的味道吧,不能多想,不能多看,不太能思考,會暈,會沉,吞嚥一樣困難,只能靠流質陪伴,但肚子卻是餓的,這是虐待吧。

只是比昨天好那麼一點點,一點點。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