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個朋友生日,決定要喝一杯,所以找了這間桃園的Pub來狂歡。


因為加班趕不上晚餐時間,所以我是直接來這裡會面,結果我還早到。


很久沒到這種場所,因為我一向對菸味很感冒,不過既然來了索性就放空。


這間店的禮拜三是調酒海尼根喝到飽,在大夥還沒到之前,我已經先行幹掉一瓶海尼根。


巧的是,舞台上表演的DNA樂團,就正好是101登高賽時空檔表演的樂團,好奇妙。


了解我的,知道我會隨音樂起舞,酒脾開了就是一杯接一杯,


不過這群朋友平常在羽球場看我,總是默默一個人坐在角落,有球打就上場,沒球打就一個人滑著手機。


今天他們倒是開了眼界,整個對我很詫異。


不過對我來說,不過是因時因地制宜吧,甚麼樣的場所該做甚麼事,就這麼簡單不是嗎。


所以來到這邊,就是盡情享受,宣洩,也沒甚麼不對。


就是苦了壽星而已,連隔壁桌都來灌他酒了。


這種地方,偶一為之還是有不一樣的感受的,至少抒發了某部分壓力吧。

 

 

    全站熱搜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