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夏時分,這時間的花期除了盛開的黃金雨之外,最夯的恐怕是陽明山上的紫陽花。


除了海芋之外,我倒是第一次聽到在竹子湖上有種植紫陽花,也是透過盒子分享才知道。


不過這次走的跟她是不同路線,而是參考小莎的水車寮步道分享。


照盒子所說,大梯田農場那邊的花因為曝曬多時,很多都已感覺枯萎,而水車寮這邊的花況看來不錯。


打定主意,趁著撿到的端午一天假日,重新拿起相機專程上山拍花,這也是很久沒有過的拍照熱情。



陽明山仰德大道每逢假日必交管,於是我們於六點從林口出發,趕在七點前上山,

馳騁在高速公路上,陽光早已探出頭,但遠遠便望見北邊陽明山上的雲層厚重,從迎風坡撲捲而下,

山上天氣勢必陰晴不定,不過這倒是省去了炙曬之苦,陰天拍花還有個好處,包圍光下反差不易過大,當然如果有位麻豆就更完美了。

 


在文化大學時用早餐,立即往再往上,早起的鳥兒好處是,連在山路上都顯少車子,畢竟是非熱門花季,倒是登山的山友不少。


到達往竹子湖的岔路,將車子停在轉角的停車場,信步走往湖田國小,過湖田國小後,有一處停車場,水車寮步道就從停車場旁進入。


今天帶了同事Scott,基本上他還沒上過這邊,所以帶他來踏踏青順便開開眼界,當我專心戮力在拍花時,那他就在旁邊兀自拈花惹草了。








轉入步道,宛若置身叢林小徑,

步道左邊沿著大溝,右邊挨著小渠,流水潺潺,清澈見底,一股沁涼襲來,

兩旁的樹木拔起,多樣樹種交織,茂密的樹冠遮天,不容一分光線洩落,形成天然的綠色隧道,

走在幽幽的隧道中,一股尋幽訪勝的興奮油然而生。













出了蜿蜒小徑,眼前倏忽一亮,

山景前是一畦畦植綠園地,看來皆是種植花卉所在,滿滿的百合含苞待放,綠意盎然,

不遠處幾棟樓房立著,在這山林野地裡道是幾分突兀,若搭上幾棟磚瓦平房這畫面反而合理得宜。



走到三岔路,往中間直走又是進入林蔭隧道,頭頂垂下的青楓逆著光,溪畔則偶爾飄來一兩片紅楓,算是這季節邂逅的美麗誤會嗎?





 

出了隧道,右手邊是高於間的農台地,裏頭已經依稀可以看到幾叢繡球花點綴著,

而左手邊的私人土地,如梯田般層疊而上,整排杉木下方便是一道繡球花牆。


我想目的地是到了。



一棟土厝工寮旁立著一塊牌子,註明入內$100,離開可拿兩朵花,但卻找不到主人或看顧者。


恰巧另一對小姐們也是尋訪至此,隔著紗網在拍照,是太早到的關係吧。老闆還沒起床?

 



不一會一位大哥荷著鋤頭迎面而來,問了在場四位,是要進去拍照嗎,我們很阿莎力答應,而那兩位小姐還在自顧自的攀著關係。


前面的繡球花看來還在成長,都小小的一棵,越往後面走就越大。


此時慢慢飄起霧,雲霧中倒有另一種置身仙境的感覺,名符其實的霧裡看花。




< 初長的花苗 >











在日本喚作紫陽花,在台灣的通俗名字便是繡球花,花如其名,錦簇的花型,宛如新娘手中的捧花一般。


紫陽花原本的名字應該是八仙花,因為大詩人白居易的一首詩而聲名大噪:


[何年植向仙壇上 早晚移栽到梵家 雖在人間人不識 與君名作紫陽花]



紫陽便由而此而來。























花的顏色繽紛多變,絕大多數都是成藍紫或靛青,少部分紅色跟白色,一整片綠地毯上,冒出一顆顆渾圓花朵。


初綻放的小花則呈現一種香檳的稚氣,偶爾暈開的葉緣渲染著紫羅蘭般的嬌貴顏色,讓人眼前一新。



























 



 

好花仍需美女伴,可惜了這一片花海,若是有個麻豆,必定增色不少,尤其是面前那一大片花牆,不過就當探路囉。





























 



 





離開後轉往擎天崗去走走,雲霧中偶爾落下幾滴雨,

這晴與雨的擎天崗我是都見識過的,而霧中的草原彷彿有種神秘的力量托著,那綿延盡頭的碎石步道像引人進入不可預知的空間,

風一陣吹過又一陣停的,讓置身霧裡的我們領會到山中歲月不知年的更深層境界,那應該叫做迷路吧,

直到五臟廟敲起了響鐘,也該是下山的時候了。





 



==> 更多的花:



 

 

 

 










 

 

 







 



























    全站熱搜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