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並不是我第一次進十分瀑布區。


第一次在高中,跟昌還有他同學到基隆遠遊,那是個平溪小火車還是柴油推動的年代,也是我第一次自己遠行(除了學校的例行旅行)。


也是在那次,竟然天真的將行李丟在基隆車站,天真的相信台灣險惡的社會人性,然後在去完一趟平溪回來,找不到行李的焦急無奈,跟事後苦笑自己的愚昧。


那一次,比起同行的兩個人,我的損失竟然最少。


那一年,陰雨的基隆,不知所措的搭上回家的火車,編織著跟家裡解釋的種種荒誕理由。當然放心將行李大剌剌放在候車是也是極其荒誕的行徑。


第二次,在大一,又踏上這充滿不好的回憶的支線。


一樣的陰雨,卻是在鐵路上漫遊,不一樣的心情,不過在看到十分瀑布的入口處寫著門票120,同行的惠毅然決然否決掉進去的意願,當然,就只能沿著鐵軌,隔著鐵板聽聽那豐沛的水流聲。


第二次,沒有遺憾,因為反正我不是無緣得見的那個人。


這一次,是順路一遊,也進了這遊樂區的範圍,不過目地卻是,拍照。


有了收入,好像門票也不那麼重要了,總是會抱著既來之則花之的心態。


長年陰雨的基隆地區,總是為這十分瀑布帶來充沛的水量,而這麼一個特殊的瀑布結構,當然也是要天氣的配合才能更顯出她的壯闊跟氣勢。十分瀑布是全台難得的簾幕式瀑布,也就跟舉世聞名的尼加拉瀑布是同樣的,不過是小好幾號。但是就台灣來說,已經是難得一見了。


站在瀑布前,可以感受她奔騰的千軍萬馬之勢,衝向底下的水潭,激起一波又一波的水氣蒸騰,往溪前大石飄散,然後浸濡整個崖邊松木樹林,濕漉漉的霧氣瀰漫,就像武俠小說常見的練功奇景,搬到眼前的幻化仙境,不過防潮可得費上一番功夫,特別是要拍正面的全景,水氣的迎面潑灑根本難以招架,沒幾會功夫便是全身水漬斑斑,滴水不斷了。


不過還是有一群瘋子,勇於冒險犯難的精神,站在崖前試相機,反正,大家都是新手,花費的時間可是更長。


這兩張是無意間拍到的,在還不熟悉相機功能跟特性的情況下,居然東調西調的試出這兩張,花不少錢買的消費機子,也就值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凱文 的頭像
凱文

影像逆旅,讓心出走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