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遇到在媽祖進香期間,下了這麼多的雨的,幾乎沒停過。

有人說是人禍,阿婆在生氣了,進香日期亂改,這是欺神,

但是有多少人知道,大甲人自己心知肚明,卻不能怎樣。

所以只能轉換著說,阿婆在生氣了。



<大甲五十三庄傳統武術獅陣>


一早起來,外頭依舊下著雨,絲絲雨滴,有點澆熄我立馬回鄉的意願,想起昨天入手的盆栽們還沒處理,這個早上決定很從容的,埋入我的盆栽世界。

雨一旦下不停,基本上陣頭就少了表演的空間與時間,這是可預知的,所以,我只要大概在中午過後回到家,目的是迎接媽祖回鑾就算完成今天的功課。

當一個活動越辦越大,隨之而來的,不外乎利益糾葛,權謀鬥爭,原本廟方就存在某些問題,包括內部陣頭不合,跟外部的勢力介入,而在台中縣市合併之後,這樣的問題就更嚴重,誰要當家,永遠擺不平。

於是乎,除了媽祖文化季這個大餅分食,還有人為操作,所以今年有了起駕日期突然改變的狀況,這就是我們私底下講的,阿婆可能不高興的原因吧。



但是不管如何,信仰在人們心中,仍然存在一股宏大力量,特別是社會越是不安定,越動盪不安,經濟衰退,那麼宗教活動往往愈見盛大,因為市井小民對生活無力可施,只好轉而求天。


題外話。



雨天步行其實是辛苦的,也許阿婆正藉此機會考驗著人們的決心與堅定。



今年陣頭並沒有很嚴重的脫隊或是延宕現象,也許就因為飄著細雨,不會花太多表演時間,而媽祖轎子大約在六點半時,經過我家。

一樣的人龍,大家搶著鑽轎底,這算是體恤大甲人,因為往年大家都抗議,自己的媽祖,在外縣市都給鑽轎底膜拜,但是一旦進到大甲城,因為時間延宕,必須要趕入廟時間,總是匆匆經過,這對當地人是不公平的,這也就是為何,繞境時間會從八天七夜多一天到九天八夜,在清水朝興宮多駐駕一晚,更有時間回到大甲遊街。

我家所在地是舊大甲堡的南門,也就是經過水尾橋,就正式進入大甲城,說也奇怪,一天的雨到媽祖轎子正式進入大甲,就這樣停了,西方的海邊還透出橘色的霞光,不管事剛好,還是如何,我相信信徒是很願意這樣穿鑿附會的,大家齊口同聲說,阿婆回到家了,開心了。


<福德彌勒團,玉女還咬著奶嘴,這奶嘴會讓信徒求去,給家裡的小Baby>


<福德彌勒團,依序是彌勒羅漢、彌勒祖師、彌勒古佛>


<彌勒古佛>


很多事蹟,也許都有科學驗證,但是多一點神話傳奇色彩,多一些神蹟,相信在人的心中就會存在一種願意相信的幸福,滿足感,滿足這一趟下來的辛勞,也堅信自己的信仰真的能上達天聽,這是一種宗教信仰的美,相信不管哪一種宗教都會是這樣。


<彌勒團>


因為今年沒招待任何同事朋友下來,我在用完餐後,趁著時間空檔,決心到街上,迎接媽祖入廟。

遊行隊伍必須繞過舊大甲堡的南、東、北、西四個城門,然後才會入廟,從我家經過到入廟前的貞節牌坊,這中間約莫已經了五個小時了。


<太子團,最受歡迎的三太子>


<太子團,濟公活佛>


每當看到自己家鄉這樣的盛況,心情總是激動的,我一一拍下喜愛的神偶團,那是從小到大的記憶,一年一次,總是深深烙印在心,小時候都會學神將步伐,跳著七星步,跟同學一起玩。


<神童團,開路神童爺,招財>


<神童團,開路神童爺,進寶。你累了嗎>


依序是福德彌勒團、彌勒團、太子團、神童團、莊儀團。



我也有機會混入人群中,鑽到了轎底,印象中距離上次鑽轎底,可能是十幾廿年前了。

剛好今年適逢太歲當頭,也祈求媽祖讓我一年平安順遂。

於是我帶的滿足的心,也揮別了今年的媽祖繞境活動,也許在來年,有機會再跟著阿婆下一趟新港吧。


<哨角隊,莊嚴震撼的哨角聲,意味著媽祖已然來到,眾邪僻易>


<莊儀團,就是媽祖座前兩大護法>


<莊儀團,水精將軍千里眼>


<莊儀團,金精將軍順風耳>


<轎子到達就是高潮>


<民眾拼命放炮,恭賀媽祖回鑾>




<開始集結鑽轎底>


<任務結束,期待來年>





創作者介紹

影像逆旅,讓心出走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ih
  • 倒數第4張照片真讚!
  • felic
  • 熱鬧滾滾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