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這天,跟老師在FB上討價還價,終於原本下午的課早上也一併開了,上完早上的課,下午就可以來個午茶約會。

第二堂上完釉彩,燒出的成果其實有點小失望,陶土本身色澤就偏暗,於是乎釉色無法跳脫出來,當下決定,與盒子合買白陶,創作不一樣的作品,這樣也比較省錢。

看來上釉真的是一門學問,而十八銅人的化妝土,顏色也沒出來。

這次上課,決定做個陶盤,這樣可以在上面作畫。



陶盤的製作是以陶板為基底。

陶土必須先用手揉,主要是讓陶土結實,裏頭盡量不要有空氣,像揉麵團那樣的手法,一個定點施力,然後順時針方向將土帶回。這個動作老師做來很容易,但我卻一直抓不到施力點,常常手掌托擠出去,而無法將土集中,我的大手掌也是一個問題啊。

揉好的土方用擀麵棍把土慢慢壓成平面,施力必須平均,這也是一門學問,施力不均的話,擀出來的陶板就會厚薄不一。

完成陶板,切割周圍使其成為想要的形狀,然後慢慢將周圍折起。

再做個四個腳,第一個步驟大致完成,盤子必須先稍微擱置硬化,因為太濕軟無法上色,所以剩下的就得等下次再勾勒繪圖,然後黏上基座。

這樣今天第一個工作算完成。



切割下來的餘土由於還很多,於是乾脆回收來做個陶盆。

由於餘土很零碎,加上跟空氣過度接觸,所以空氣跟濕度都已經破壞,二度使用的陶土,揉麵的功夫必須下的更重些。

一樣用第一堂課的工法,將土慢慢搓成圓球狀,然後用拇指往中心一壓,慢慢塑成圓筒,然後再加高加寬。

因為是回收土,龜裂的特別嚴重,所以我也顧不得邊緣的裂痕,決定維持原狀,反正這陶盆我會用來種盆栽。

捏完形狀,在盆底鑽幾個洞,今天的第二件作品業已完成。

剩下的就等下次再來上色囉。





 

後續,跟盒子聊這樣的過程中,我們很驚訝有些學員,一堂課可能只有做不到一件作品,然後上了好幾堂都還在處理上色。

到底是他們心細,還是我們急就章,這很可能就是射手跟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吧。

我們好像自顧自的,死命地做自己的東西。

畢竟有時粗糙,也是一種美啊(呈現自我安慰狀)。



<走在大安森林公園,可惜今天沒花市>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