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就是為了他而來>


我在正午時分走來,卻在天色方暗時離開,除了怕遇見人潮外,最主要原因是,搭人家的順風車,就得必須配合時間。

原本也以為今年不會去看燈會,卻因為受不了日本青森睡魔龍王燈的召喚,還是頂著寒風與低溫,來一趟龍王燈的頂禮。

因為達叔說,賞燈就是要看燈光,沒有光的燈,不美。

好吧,只能有機會再說了。












新竹,果真不愧對風城這個稱號,低溫,狂風,讓直接接觸空氣的皮膚與嘴唇不甚舒服,尤其風沙吹來一陣一陣,刺的眼睛不敢正視,好在大會很貼心地在轉乘站發送口罩。

第一個箭步先到達巨燈區,老實說停在廣場上的燈都覺得還好,我的視線只在搜尋著龍王燈的棚子。





這時舞台上恰巧傳來日本悠揚的笛聲,轟隆的太鼓聲與鈸聲,舞台上正進行一齣睡魔祭典的演奏,為踩街活動行前暖身。

青森的特產當然有好吃的蘋果,而睡魔祭則是東北三大慶典中最古老的活動,傳說是青森地區在進入夏季前,當地人為了趕走妨礙勞動的睡魔,而舉辦的活動,以祈求平安,豐收。





停在棚子內的龍王燈,氣勢非凡,日本保存文化不遺餘力,燈籠的製作手法都非常古樸,很有浮世繪的味道,而台灣相較之下就顯得五花八門。

踩街遊行得等到晚上七點,所以既然來了,就順便逛逛燈會。











有趣的是今天是經典賽台灣對澳洲的比賽,一群人就站在男廁外面的電視前觀戰,倒是形成一幅奇特的畫面。













燈會其實不小,涵蓋了高鐵六家站兩側,我倒是在宗教區看到有趣的現象,拿香排隊想鑽北港媽祖轎底或是跟新營太子宮元帥祈福的人是大排長龍,另外還有擲杯祈福的活動,但是另一側,還有法輪功的位子,對面則是天主教的福音區,這樣的規劃,還算新鮮,也很特別,正所謂青菜蘿蔔,各投所好,這也算是世界大同的另一個表徵吧。














蛇年主燈就在高鐵車站旁,名喚騰蛟啟聖,以騰飛蛟龍之姿,象徵蒸蒸日上,欣欣向榮。

讓我想到一個蛇生氣了的圖片笑話,明明就是蛇,「學我練習刁手,拿我泡藥酒,好不容易我的年到了,居然還說是『小龍』年,你們乾脆也叫我『大蚯蚓』好了」。











逛了一圈,回到踩街路線上,找個路中間安全島的位子坐了下來,冷風颼颼吹得有點受不了,開始後悔沒穿件有帽子的大外套,拿起兩塊麵包啃了起來,餵了肚子變多點熱量禦寒,剛好旁邊是法輪功的隊伍,在等待時,順便練練功。

這些上了年紀的長輩們著實厲害,不畏寒風的打著法輪功,是不是真的有著強健體魄的神奇功法,也許現在這時刻就非常具有說服力的增進廣告效益。













總算挨到遊行快要開始,但是同事來電,表示我的便車即將啟航回程,於是當下便決定不觀看遊行,但是至少可以在龍王燈準備出發時一睹為快,於是三步併兩步走得像來時路前進,目標是踩街巨燈區。





此時龍王燈前的跳人已集結完畢,今天這群跳人由高雄的文藻外語學院學生組成,穿著打扮當地的特色服裝,閃亮的帽子裝飾華麗,白色和服搭配粉色裙擺,很日本。





跳人一路領著龍王巨燈,當煙火開始施放,龍王燈就由數十人在燈下慢慢推出來,象徵起駕儀式,跳人們遵從發號施令的日本老師傅,一面喊著簡單的口號,一面蹦蹦跳跳的迎接開路,頗具壯觀,當然圍觀的人更不少,閃燈此起彼落。













這樣一個文化活動,相較於台灣,日本的確保有了幾千年的傳統,一樣的習俗,台灣其實改變了不少,也改良了不少,不能說孰好孰壞,像電音三太子,文化本來就會隨著時代衝擊慢慢轉型,就看社會跟人民的接受度,但至少都有某種程度的發揚光大,甚至名揚海外,讓能見度提升,觀光收益增加,才是最終的目標吧,當然固有良善的內涵跟意義是不能被改變的。



<龍王巨燈的背面,移出棚子才看的見全貌>









有機會一定要去日本參加一下慶典,感受一下原汁原味的現場震撼。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