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眷村的入口>

天空還飄著雨絲,空氣中滿是蒸散的濕潤氣味,這樣的一個氛圍,乍到眷村裡,反而有種洗盡鉛華的感覺。


<為活動忙碌張羅的媽媽們>

穿過熱鬧的三重市區,眷村就隱身在巷弄裡,因為都市計畫與整體發展關係,全台許多眷村都已改建,或搬遷至國宅,然而眷村文化曾是台灣發展史上一種特殊的聚落群,與閩式建築或是客式建築並行,尤其是生活與文化,產生一種獨特性的區域結構,因此許多志工與不捨眷村回憶的居民開始致力推動保存眷村的聚落與文化,讓大家了解他們小時候的生活環境,然後整合社區發展規畫並推動觀光,讓逐漸死去凋零的眷村榮景用另一種方式重獲新生。


<國旗飄飄,張燈結綵,今天的眷村像在辦喜事>

有多久不曾看過住家門口飄著國旗,舉凡國慶日、光復節、行憲紀念日等見紅的國定假日,許多人家必定在門口插上國旗,那也許是一段過渡的歲月,卻也在回憶中佔了一席重要地位,旗正飄飄,多少揭露了小孩子期待放假的心態。今天在眷村的巷弄入口處,又看到熟悉的國旗飄揚,卻也是顯而易見的指標。


<忙碌張羅午餐的社區媽媽身影>

小山坡前,活動正陸續展開,許多人忙碌的張囉,還有準備中餐的婆婆媽媽們,蒸籠飄來的蒸氣有濃濃的眷村味道,某間老房子裡說正有劇組在拍著戲,看著門牌號碼卻有點迷惘了,明明是三重所在地,地址卻標明了沙鹿鎮鹿寮里,詢問之下原來是大愛在此地取景,這個熟悉的地名看在眼底確實有趣。


<因應拍戲需要臨時貼上的假門牌>

對眷村其實了解不深,印象深刻是在相聲裡的橋段,對於眷村生活多所著墨與取材,集合了大陸各省分的口音與文化所迸出的火花,是我們這些從小徘徊在閩南語與國語相抵觸的環境下所不能理解的,在那個講閩南語會被處罰的年代,遑論會聽到另外的語言,不過小時候曾有父親的友人操著與學校所教的不同國語口音,那時只知道他們叫外省仔,還有他們包的餃子超好吃。


<三重市長的揮毫>


<長者大師的墨寶>

眷村迎春的活動由三重市長揭幕,原來許多人寫春聯的功夫了得,練字一直是小時候痛苦的記憶,由此可證我是一點耐心也沒有,但是卻很喜歡那寫的端正紅色對聯,這是一種功夫,功夫下的深,方能行雲流水,運筆如暢,中國文字有其極大的藝術價值,行書草書的象形意味濃厚,楷書隸書的個性昭然,從一個人寫的字可以洞悉一個人的個性真是一點也沒錯。不若一般家庭春聯都是買回來,眷村展示家家戶戶自行寫春聯自行貼上,像在過年,熱鬧圓滿,其中卻也有較勁意味,哪家寫的好,哪家家教嚴,都躍然聯上,甚至連對句裡的玄機都暗藏智慧。


<光影下的舞春字>

現場也有剪紙活動報名,剪紙也是手工精巧的藝術,看著字紙在光影間矗立,有種柔和的美,有種眷村的固執與堅持流露,溫馴中帶著嶙峋傲骨。因著時間因素,銷了寫春聯的意,報名福氣娃娃的製作,大夥看著我這大男生拿著針線的矬樣,結果我是第一個完成娃娃製作的,拿起針線那煞那,國中家政課的感覺全都回來了,想當初我可是一口氣可以同時幫班上兩三個女同學縫娃娃的,一件作品這一堂教下來,下次上課我就可以完成交件了,對於這類非課業上的額外技藝我可是熱衷的很。


<反光鏡上的大陸地圖>

早點完成交件,順手逛逛這眷村前後,村裡有個吸引我的地方,是在巷弄轉角處的反光鏡上都有一個中國地圖貼紙,這或許是當初渡海來台的老兵們心心念念的一塊土地,但隨著歲月與時代的變遷逐漸淡化,鏡上的標誌也成了一種過往的象徵,然而文化與生活早已跟這塊土地融合,第二代,第三代的外省族群也許已經漸漸不分本省外省了,如果要畫分的這麼乾脆,多累呢。


<這是個很嘲諷的車子標誌>


<除舊布新>

村子裡有人忙著貼著春聯,新的春聯帶來煥然一新的感覺,也是告訴我們除舊佈新的真正意涵,午餐張羅的人增加了,我無緣一嘗這道地的眷村味道,下午還要趕著招待日本客戶認識台灣,一旁有一輛轎車,車上的忠狗標誌令人莞爾,讓這原本該嚴肅的眷村增添許多趣味,而就在我拍下福氣娃娃之後,隨之娃娃也隨著後來我要招待的日本客戶回去日本了,這無心而意外的舉動就當成我送給他的見面禮,雖然我真的不是這麼想,只是想借給他看一看罷了。(流浪日期 2008/01/15)


<這娃娃跟我不到短短幾個小時,就被帶去日本了>

更多照片 => 按我

參考網頁:
三重空軍眷村 - 在地誌工
http://blog.yam.com/object



<左邊是我的娃娃,右邊是盒子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凱文 的頭像
凱文

影像逆旅,讓心出走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ej2007
  • 文筆滿好的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