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D的第一次獻給台北奧萬大>

在我的Nikon PC5700因為一趟從合歡山冰天雪地回來而莫名其妙CCD掛點後,掙扎許久才跟Wisely買了這台Canon 300D,這期間暫且用底片機拍紀錄的結果,總是會自然珍惜按快門的次數,但是那種拍完要等到沖洗出來才知結果的刺激卻不是每一次都能闔家歡樂,數位單眼的方便性便由此而生。

也許我要求的太多了,消費機有時無法創作出特殊景深與構圖,於是這一台300D,自此伴隨著我將近兩年的光陰歲月。

影像的奇妙,在於將瞬間畫作永恆,日後再翻照片來看,點滴回憶隨著影像的張力復活,圖能說故事,也能將深埋的記憶自時間漩渦底層用力拉出,再反覆溫習間也給予了照片應有的生命力,每個照片與影像都是記憶的收藏,串起從前總總,說我念舊嗎,我也確實是,所以,喜歡在翻著舊照片時,重新讓漸漸消逝的記憶緩緩加溫,溫存過後的思緒便又能成為下一場旅行的肇端,即便物是人非,也是人生的一種美,不是嗎。

我的第一台300D,在台北陽明山的奧萬大,見證了春天的瑰麗色彩,斑斕嬌艷的勾引我的單眼攝影的慾望,有她,真好。(試鏡 2006年春)


300D的美麗: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