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程從機場出發>

這是一趟虛幻的旅程,當然他也的確如此,可是得到的結果卻又那樣血淋淋的真實。

當我不滿意長時間曝光下的夜櫻照片時,待在按下第二張後,四秒過去,得到的畫面竟是一片漆黑,不甘心又試了幾次的結果,發覺,快門已經沒作用了,當下,在二条城黑暗環伺的夜晚,只聽見燈光與夜櫻交雜出竊竊嬉笑的氛圍,然後我已完全沒辦法捕捉他們舞動的身影。

回到宿舍的第一天晚上,我嘗試打開快門簾,一個斷掉的塑膠零件應聲掉在榻榻米上,宣告了快門的死亡,於是我終於知道,300D壽終正寢了,任憑我肆意翻動簾捲,軟弱無力的任由我的手玩弄,那麼看著我背包裡剛買的兩顆新電池與借來的記憶卡,那些鏡頭與腳架加諸在這趟旅行的重量,似乎成了上天玩弄的笑話。

也許他早已盡了自己最後一絲棉薄之力,見證過多少屬於凱文的行腳與朋友們的幸福;也許我不應該奢求,因為他畢竟是二手機;也許,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也許,也該休息一段時間停止拍照;也許,這趟旅程早該這樣慢慢的輕輕鬆鬆的隨處觀看;也許這是上天的考驗。

於是乎,可以確信的是,這趟京都之旅的第一天,也是最後一天,用了「晴天霹靂」四個字做為開端。然後可以讓我在相簿裡寫下,屬於300D的哀悼文


<300D綻放的最後一眼夜櫻>

到達京都的第一天晚上,300D葛屁了。
盒子說,它終於回歸祖國,安息在屬於自己的土地上(相機多數不都是日製的)。
於是,用盡力氣留下最後一眼二条城夜櫻後,快門再也打不開了。
別了,將近兩年的歲月回憶,讓你與這煙花四月的櫻花雪一同飄落,埋葬。
《凱文的相簿 - 悼。300Dの末作》


2008/04/03,300D的最後一天

<桃園機場>


<關西空港>


<通往京都の道>


<不可思議の旅程>


<京都塔>


<烏丸通の天空>


<旅人>


<東本願寺の天際線>


<落。櫻>


<光の京都塔>


<夜晚華麗的二の丸御殿>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