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冬至沒吃到湯圓,今年元宵節,感謝好心人讓我先嚐為快。

初七那天,聊到鹽水蜂炮,讓我想起大學時代的瘋狂舉動。

下午五六點先騎往土城聖母廟欣賞國際高空煙火比賽,那時好像是全台灣第一次有這樣的名詞出現(後來日月潭接著跟進),

一群學生自然分不清楚地理位置,但,只要跟著車陣走準沒錯。

聖母廟其實很遠,遠到快接近七股的交界。

但是看到滿天璀璨的煙火表演,一切是值得的。

看完煙火,再轉戰鹽水蜂炮,騎到那邊也大概快子時了,正是高潮十分。

我們並沒有真正衝鋒陷陣,而是遠遠的看著,並且安全的躲在掩蔽物後方,

因為準備不完全,怕衣服破掉,然後家裡知道我們瘋狂的行徑,準挨罵。

遠遠看其實已經能感受烽炮的威力。

既興奮,又刺激,還有,很熱,因為包得密不通風的,還要時常戴著安全帽。

最後在經歷兩三個小時蜂炮追逐,觀看陣頭表演後,當著東方晨曦逐漸拉開夜幕,再狂飆回台南市區,吃上便宜又划算的一點刈包。

這可是學生族群最愛的宵夜早餐場。

再撐著睡意,滿足的回到學校去。

天亮了剛好是就寢時間。



只能說,年輕,真好。

現在,有時要去看個燈會,都會嫌人多發懶了。

有些事,那時沒做,以後也不見得會做。

除非得借助極大的推力與誘惑力了。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