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其實已經延宕許久,而我也一直思索著是否該完成,直到妳的一句話,也許它也算是完成了吧!

也許哪天,我會再心血來潮的幫它舖上後半... 也許... 寫一個未完的待續......

 

補: 照片中的台陽十三層遺址攝於2003/04/20, 是我最喜歡去的地方... 在那裡...彷彿可以遇見傳說的拉普達...遇見天上墜下的飛行石,或許再遇見個繼承天空之城的少女...

只不過...年復一年... 就連樸拙的金瓜石...也將成絕跡...不過才一年光景矣!

========================================================================

2003/04/19 

有好一陣子沒到這山城來了,睽違了兩三個年頭,山城的熱鬧喧囂是不減反增,說不景氣嘛,這裡倒是嗅不出一絲一毫的落寞,反襯出「悲情城市」字裡行間裡,悲的正是九份文化一點一滴的被侵蝕,消逝在商業行為競逐的觀光熱潮中。


啜飲一口茶香味甘,懶懶的倦在工作室裡,地板飄來的原木香,傳來些許涼意,讓人不禁想踡伏在木頭窗前,貪婪的享受基山街上另一頭的靜謐。人潮到這裡就漸漸銷聲匿跡,更何況還是在朝日蓬勃的上午,大多數的人還在被窩中依戀著春夢吧。


窗外本該是一片海天共色,卻被貪婪的人心硬是擋去大半,換來了水泥建築的阻隔,這裡到處是逐一加高的建築,逐一加高的人心,建立在逐一加高的貪婪上,每戶人家都想多擷取更高遠的景色,狂妄的將好山好水竊入自己的屋中,標榜著視野遼闊,景觀民宿華麗的招牌下,卻是踐踏著原鄉原味的山城景觀,山城變色,已非一朝一夕之故了。


拾起一張張名信片,把弄著一顆顆石刻印章,大肆玩起蓋章遊戲,名片的一角,思索著落筆的地址,就寄給自己吧,從旅途的彼端,將滿載的行囊,貼上郵票遙寄,也許哪天回家收到了,那鮮紅的紀念印子,也一併喚醒了旅途中的點滴回憶。蓋上了郵戳,標明了日期,藉著郵寄方式輾轉送到自己手中,當比直接帶回家來更深具意義。看著大伙七手八腳的忙著寫信、蓋印,好似一張張蓋滿紀念的名信片正迫不及待的欲捎信去,為每個人的足履留下見證。


工作室的主人並非九份人,卻對這塊土地有著無比熱愛,從花了十六年所累積的一張張珍貴照片,可知其所投入的心力不容小覷,他已然從一個過客,駐足,到徹底為保存山城文化而不遺餘力,我們很慚愧我們並非歸人,也只能算是這原鄉的過客,但卻有幸能分享羅先生收藏的文化結晶,鑑古知今,或許有朝一日,當文化萌芽於多數人心中時,真正九份古樸而悲情的面貌,不會湮沒於兢兢業業的商業鬥爭中,而淪為招攬觀光客的唯一手段。


在基隆遍尋不著租車行的蹤跡,而瑞芳卻又無任何可供租車的音訊之下,所幸文史工作室王小姐的熱心告知,而重新燃起一線柳暗花明,讓雙腳逃過步行的厄運,否則,這趟旅程下來的結果,就算用一個「累」字也無法全盤表達我們的辛酸哪! 住在金瓜石,是我老早就想做的一件事,特別是九份離當初的那份樸實漸行漸遠時,蓬勃崛起的商業化讓我開始想嚐試另一種渡假生活。弔詭的是,相鄰的兩個聚落,一山之隔,情境卻是天壤之別;在金瓜石,完全聽不到暗街上此起彼落的叫賣聲,悠閒的人家,頂多門口經過幾個心血來潮的遊客,徒步穿越寂靜。兩聚落所共有的,恐怕就只有那隔頂上大片的墓塚吧,生亦何歡,死歸塵土,哪怕你是出自喧囂市集的九份,還是孤落漸圮的金瓜石,昔日的黃金夢業已伴隨故人長眠九泉;「小香港」已不再盛況如前,而「銷金窟」只剩回憶依稀可循,就連吳大導演土生土長的「小美國」,也隨著濤金夢幻滅於荒煙漫草間,連廢墟都幾近消逝了。而今遊客所追逐的,不過是那昔人所留下來的遺憾罷了。


「花逕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


原疑山窮水盡,看著那人那車隱沒林中,驅近,倏地柳暗花明,突現的庭院深深,訴盡歡迎之意,兩旁的樹蔭早已枝節橫生,因為人煙絕跡,所以能肆無忌憚的朝向林蔭小道伸展,讓原本早已十分狹窄的密道,因枝葉包圍而更顯幽暗曲折,儼然形成通往秘境的綠色隧道,就好像通往大樹下方的密道,伴隨灰塵精靈們詭異的竊笑,和那迷途小女孩稚氣的天真,想當然爾,隧道頭並沒有碩大的龍貓肚子襯墊,只有今晚落腳的民宿小窩。一棟再平凡不過的平房,庭前擁簇著綠意,簷下幾張木椅木桌擺著,依稀迴盪著往昔屋下談笑的旅客身影,在炎炎仲夏,在撲朔月光下,甚或把酒言歡,甚或沏茶閒聊,人生難得幾回閒,那心中嚮往的光景,全都一股腦湧入眼前,不由得躍躍欲試這片刻難得的清閒。 

    全站熱搜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