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3/21 攝於馬太鞍溼地 瑪利LuLu

 

頂著艷陽,汗涔涔的三步併兩步走,趕上了隨駕解說團,一陣清風拂過,在兩旁遼闊的溼地上,一隻白鷺翱翔掠過,駐足在不遠的草叢間,是歇息亦或覓食,優雅的姿態,一步步的輕盈,卻不等相機鏡頭反應過來,旋即振翅揚長而去,彷彿低空輕笑握著相機扼脕的人們,目送漸去的白點,隱沒在山邊的綠幕中。忽隱忽現的水澤上,遍佈的滿江紅,偶爾夾雜一小叢浮萍,飄啊飄的隨水流轉,從這頭水草邊至那頭枯蓬枝下,少了蓮花白荷的爭艷,荒廢中卻又透露出生氣,溼地的生態在水面下水面上從不間斷,四季亦如是。

發現了一個適合拍照的地方

回首來時的木棧道,筆直而延伸,沒入遠方山腳下,山勢的起伏並不高,卻一崙又一崙的層疊,連接至中央山脈,這就是大自然環伺的佈景,索性拍起耍寶照,自然嘛,自然的定義就是出奇不備而拍之囉。要知道,在踏入海洋公園的那一刻起,我們已經互相約定,兩天來的角色定位-觀光客中的觀光客,脫隊亦是必然,想在導遊眼中,都會認為我們一家六口,是研發部裡的插隊的產線人員啊!只見偌大的棧道,一片片水草迎風,這邊一個超級瑪利躍起,那邊一個自由落體落下,然後是極為不自然的自然姿勢,還有靠著欄杆托腮-思春,以及,一顆接著一顆的大頭從地板上疊起。想必此刻,那群遠離的人群定是一陣烏鴉飛過吧,亟欲擺脫這怪怪的關係,維持住僅有的工程師可笑的尊嚴,哈!

輕鬆一下嘛!

結果飛過的不是烏鴉,映入視線的是一群翩翩白鷺,數大的壯觀,盤旋在天與地的交界,在田野與茅舍間劃開,然後向光亮的那頭旋繞而去,更不用說來不及拿出手中的相機了,只能留待眼中,丟給記憶空間去重組。結果在看群鷺亂舞的人群,卻不是原本的那團隨駕講解團,看來是腦波被盤旋的群鷺給繞亂了,冷冷的摸著鼻子,向草簷下坐著的那群歸屬團走去,然後裝做啥事都沒發生的找邊坐下。耍寶耍過頭,腦袋倒是一時轉不過來呀!

屋簷下,正上演著一齣齣馬太鞍勇士跟母系社會的階級鬥爭,說勇士,其實名不符其實,因為母系社會中,還得先看你的工作能力,到女方家勞役三年,試用期滿才可能收下來當女婿,若是表現不滿意,女方還有休夫的權利,然後在部落中就會產生一個中途之家,一些被休的可憐勇士,在中途之家,為部落盡心力,然後再依表現被某女方看中,再去服役三年,看在漢人的眼中,可是極盡諷刺之能事,特別是沙文主義薰陶既久的東方社會,無怪乎在場的個個女性同胞們爭相競做馬太鞍女人哪!

嘿嘿,想歸想,終究是要回歸現實的。吃飯啦!!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