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夏天終於不一樣了,
那天躺在白沙灣的海水裡,整個放鬆,突然好想,
把一切包袱與不愉快,一股腦沉入海底,但是,
海洋好可憐,承受這麼多人的心酸與悲傷,所以海水,
又苦,又鹹。

看見大海,都會不由自主的往沙灘狂奔,
往海浪裡衝,身子是自由的,任憑海浪拍打,翻滾,在沙灘上來回。
海水的浮力,讓自己像忘了自我存在般,悠游漂浮。

如果思緒真能像這樣的漂盪,隨著浪潮飄向遠方,遠遠的,帶走諸多煩惱,
漂啊漂~搖啊搖~~
大海多麼的包容,承載這麼多煩惱憂愁,還要努力的舉起海裡的逐浪的每個人,
我都會想像每次海浪翻滾,濺起的朵朵白花,都是為了誰的思念,
思念著大海,思念著每次解脫的感覺。

總是有一首歌這樣唱著,
但願那海風再起,只為那浪花的手,
恰似你的溫柔~~

可是今天,卻只聽到,
睡夢成真,轉身浪影洶湧沒紅塵,
殘留水紋,空留遺恨,願只願他生。
昨日的身影能相隨,永生永世不離分~

今天,怎麼樣也曬不著陽光了。



照片取自2004年10月23日的墾丁白砂,文章內容為北濱白沙,南北都有白砂,一樣的潮來潮往,一樣迷人嚮往,滿載逐風踏浪的魔力,
但是,也一樣的物是人非。

(流浪日期 2008/06/14)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