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次丁亥,正沖豬,偏沖蛇,諸事不宜。

去年一整年的不順遂,應驗了老媽的一通電話,不宜遠行,不宜出走,所以呢,整個2007年算是沉澱了許久。當然該來的血光卻是避也避不掉的,總是人算不如天一畫,命中注定,流血消災,合該如此,但也算是擋了大災,比照身邊這個年歲的人,我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歲次戊子,正沖鼠,偏沖馬,亢龍有悔,觸底反彈。

不能再衰了吧,也許天可憐見,但是戊子年的年節,卻是冷的誇張,寒流一波接著一波,索性中台灣沒跟著下雨,否則濕冷的天氣應該是凍的想殺人,花東縱谷的漫天花海成了笑話,陽明山的花季跟著停擺,然後是什麼?國道上風景區傳統的總會用塞車慶祝年節,各大寺廟裡的人潮反映著年冬的好壞,形而上的慰藉總是比選舉不一定會兌現的支票來的熱絡些,人哪,到哪都是人潮洶湧。

這個戊子年,春節在家宅六天。

然後,期望著今年有什麼驚艷,潛龍將出,拭目以待。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