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為工作量增加,上頭逼進度的情況下,根本無法有喘息時間,
如果每天下班都是十一二點的午夜時分,
那麼說宿舍成為休息的賓館,只提供了唯一睡覺的功能,我想是最貼切的形容。


不想讓上班日的勞累續接在風和日麗的假日,
星期日的清晨,撿了一本行者無疆,
陪著老妹考試的同時,兀自走到士林官邸,
與其坐在教室走廊外發呆,不如在環繞綠意的板凳上,翻起了未完的章節。
想想距離上次翻閱的時間,竟是在國父紀念館,那等待鐘樓怪人開演的午后,
陽光卻比現在溫暖許多,
不似廣場的和煦,入秋的氣息隱隱飄盪在官邸花園的空氣中,
蕭瑟的玫瑰園也爭相躲進枝骨的庇護,用靜默枯葉代替傾訴,
而只剩頭頂橡皮擦樹的枝葉摩娑,
算是除了腦中一句又一句秋雨詞句外添加的背景音樂。


凝神走過南歐到東歐,耳邊卻飄過一陣陣京片子的雜沓,講述老蔣的歷史,
台灣其實也成了大陸人旅遊的聖地,只是不知是來探勘,還是朝聖,
我想更吸引人的,應當是那奇妙的政治關係吧。
眼睛看著查康、黑格爾、希斯萊特的偉大,耳際蔣家的荒唐不斷,
權謀鬥爭的興衰彷彿是這官邸該有的表徵,然而初秋的蕭瑟早已掩蓋了熠熠功勳。


書中缺少了文化苦旅的苦,山居筆記的閒,卻多了幾分世界的歷練,
在各大哲學家大文豪的裙襬間穿梭低迴,
如果不諳世界史,真不能領略文中的絃外之音,
那既然不能融會其中,悠遊神往也是不錯,就當心是隨著筆簇躍上歐洲版圖的九十九重天,
而此身物外,濃縮在官邸的自然一隅,好個讀書天,不是
嗎!


那麼心,就落腳在薩爾斯堡吧。 (10/15/2005)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