徜徉195,老大車上拍攝

海岸山脈因太平洋板塊與歐亞板塊的推擠下沉而隆起,因而造就了花東特殊的縱谷地形,綿延幾百公里遠的縱谷,自然與西半部形成不一樣的地理環境,於是行走在花東,東山西海的刻板導航功能已不能適應,這一點當火車進入蘭陽平原時已經略有領悟,如果今天在東岸你還說要去海邊看夕陽,那肯定是個大笑話。 

車隊離開瑞穗泛舟遊客中心,在逍遙夫婦的黑騎士帶領下,即將北上,這次可不是行走台九線,而是當地人推荐的祕境道路,花
195縣道。

蜿蜒山谷,甫過鶴岡的路段,老大的擋風玻璃依稀可看出不是很乾淨><

經過一番折騰,在小鎮裡繞來繞去,起點又回到原點,終於找出了195的入口(國光北路),出了瑞穗市區,直行很快便經過瑞岡大橋,此時接上一梯字型路口,南下為195通台東,北上即為195縣道到壽豐。 

經過瑞岡大橋進入鶴岡,兩旁盡是文旦樹,油的發亮的葉子層疊中,結實纍纍的柚子似乎預告著秋節的腳步近了,欉欉果樹,偶爾錯落著一畦畦茶園,一樣發著油亮,卻與果樹欉截然不同景觀,鶴岡也是阿薩姆茶的生產大宗,那麼這塊地也真是得天獨厚,有茶又有文旦、柚子,不時飄逸的香氣讓人初到
195縣道上已經先被燻暈了,是很少有這樣一條既有視覺闊野的享受又有芳香空氣的挹注,讓人總徘迴不去這原野村莊的迷媚。

這樣一個小下坡路段,不啻是個拍攝汽車廣告的絕佳場所

小路彎彎,車隊就像在遊樂園的軌道上行走一般,挨著海岸山脈隨地形起伏迴轉,這路往來車輛果真是不多,連帶人煙罕至,就連住家也是稀稀疏疏的幾落平房,點綴在綠林間,這路段還真適合拍汽車廣告,雖然沒有綠色隧道般的林蔭光線,沒有汽車經過帶起的一襲秋葉,不過起伏的條理,同款車型接二連三,帶出的又是另一番車隊該有的井然有序,順暢在自然荒野,順暢在鄉間小道。

疾行不久,左側開始出現荒野跟矮樹叢,看似安排的植耕,這是勞役開墾的場所,而勞役對象正是自強外役監的管訓人員,自強外役監,一座徜徉在青山綠野中的化外監獄。
 

美麗的自強外役監,紅瓦白牆,坐落綠野

其實監獄在台九線上已能一覽全貌,紅色的屋瓦,雪白牆身,坐落在海岸山脈腳下,就像一把綠扇的穗子,面對著開闊的曠野平原,而這一大片綠野彷彿沖積扇般以15度斜角向中央山脈下斜延伸,如果說這是一叢度假聚落,那可是一點也不為過,它是真的有這個潛質,那麼在這受刑的人,可不就是全台最幸福的? 

過了自強外役監,車隊在視野遼闊處停了下來,甫一下車,貪婪的多吸幾口新鮮氣味,這裡是有名的綠野香坡,
195地勢要比台九線來的高些,一條聯絡產業道路就這樣從腳下往前方延伸,沿路電線桿整齊的條列,而其中又橫出許多田間的產業道路,縱橫阡陌,如幾何般規律在曠野的綠毯上,像那車出的騎缝線般,在眼前拓展開來,電影中常見的單車馳騁在荒野,尾端捲起的沙塵漫漫負載著無名的包袱,不在乎是嚮往自由的未來,還是逃離都市塵囂的窒礙,總是讓人充滿驚奇與冒險的旅程,一幕幕又似乎在這同時捲動著,台灣肯定是很難的有這樣的情境了,可是卻讓我們在花蓮遇見,那心中曾經嚮往的曠野寄情。山上積雲,陽光幾乎凐蓋在嵐煙中,那雄偉的中央山脈不改氣勢,在吞雲吐霧中定要強烈吸納你的視線停留,玩弄光影的變化,風捲雲動,曙光明滅,如同探照燈般游走山腳野地,雲裡閃閃金光,腳邊山下落銀無數,不就是一曲直得回味的大地讚嘆!(07/25/2004)

 

 

 



山嵐光影的變化往往發生在花蓮的每一刻每一處,常叫人讚嘆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