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列傳裡,刀與劍是很基本的武器,舉凡小說,武俠電影,撇除拳掌相向的畫面,刀口上的生活,劍上的嗜血,描繪的都是武林人無奈或是道義的象徵,一步江湖無盡期,何處不是江湖,這恐怕是身為江湖人最深沉的無奈。

刀劍也像主人,有其靈性與特性,每尊主角出場佩帶的刀劍,不管名稱與屬性,無形中都恰如其分的表達出主人翁隱藏的個性,刀劍並不是嗜殺,有時卻是伸張正義的最佳代言。



這一款刀劍江湖,以佛劍分說為首,聖器佛牒的沛然正氣,就像佛劍本身的剛正不阿,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偉大胸襟,很經典的一句話,「如果黑暗的世界是天意,逆天之路,不由分說」,佛劍一如佛牒,擇善而固執的可愛。




洛子商,憶秋年的高徒,個性就像其師,玩世不恭,跳脫禮俗教化,看他跟劍痞的互動關係令人莞爾,劍與居住地諧音,名喚玉璃,就像一塊璞玉,個性大剌剌的,卻是熱衷心腸,急公好義,尤其在師尊為其犧牲功力而殞於策謀略的詭計下,個性轉為冷靜,尤其是與苗飛飛那一段感情戲,令人驚艷。




銀狐這隻小狐狸,一出場全身雪白,優雅高貴的氣質,有點像幽遊白書裡的藏馬貴族版,一隻尾巴搖啊搖的,像在試探人性,零的招式,融合自然界的力量,說是獸族第一武士,真不為過,高雅的他也不隨便打哈哈,只做自己喜歡的,而尋求冒險刺激更是他到苦境最大的目的與樂趣。佩刀為紅狐刀。




所謂蜀道難,難於上青天,俠刀蜀道行正如其名,走在俠道上,崎嶇難平,自己的親人無法兼顧,必須捨小愛化大愛,成為眾矢之的而心不悔,也許最後所企盼的,被柳湘音那一咬,是解脫,也是最大的遺憾。




罪劍問生,天譴判死,罪劍問天譴身為阿鼻地獄島的二島主,秉著正義,賞善罰惡,因為他的正直,讓三口劍對耿直的二叔無法賴皮或是欺騙,連打哈哈都顯得自己的理虧,而為了彌補聖閻羅對中原所造成的浩劫,傷後付出更是為了保護中原不被東瀛侵犯而奮力不懈,配劍為天伐劍。




神鶴佐木原本是已經遙遠記憶的人物,以前與雪狼的一段惺惺相惜的朋友之交,沒想到在千多集後竟然死而復生,淪為東瀛先鋒導師,身為黑流派宗主,神風營兵將多少人服膺在他的指導之下,練就狂龍八斬法,至今仍是無以倫比的刀法。魚龍寶刀搭配狂龍八斬,霸氣十足。




劍雪無名,頭頂超級塞亞人的髮型,沉默少言,常常雙手手掌交叉,冷冷的看著世事,唯一最關心的就是人邪一劍封禪的動向,原來是一蓮托生感化的鳩槃神子,目的不讓人邪變回吞佛童子,然而本身元胎的血卻就是開啟赦道的關鍵,一念之差,異度魔界開啟,魔禍危害,而這一切又豈是有心人能臆度,一蓮托生亦如是,劍邪一如是。配劍為朱厭、蓮讞。




可愛的宵寶寶,奈落之夜原本是夜重生打造的殺人武器,卻因為還存在著人性而被遺棄在凝晶雪峰,而與佬無艷有段奇遇的學習課程,總是在為什麼裡打轉,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摸索著人性。佩刀為夜刀。




月下出現的白髮劍者,又是素還真的另一個化身,反正素還真不方便殺生,就靠這種方法大開殺戒囉。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