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盼到一場球敘,之前因為路跑的連發,好幾個月沒打上一場籃球。


雖然隔天依舊有一場越野路跑賽,但,心裡想說,反正就跑跑龍套,投投球,流流汗,別太激動就好了。


每次都這樣告訴自己,偏偏一上到球場,打沒幾場,又開始滿場跑了,搶球、搶籃板、即停、切入。


這就是所謂的籃球魂哪!!

 



今天每連贏三場後,就自願的下場休息,換對上場,也因為這樣,一直保持不敗的戰績。(實在是太久沒打了,好喘的)


我才想說要換打羽球,鞋子脫下來輕鬆一下暫時休息,卻驚見襪子前端滲出了紅色血漬,心中一驚,不會吧!!!


脫掉襪子,發現爭大拇指邊緣還在流血,按一下指甲,清楚可見裡頭的液體被擠壓的情形。

 


指甲分離了~~~




原因應該是之前本來是瘀青,也只剩周圍一些肉連著,因為激烈的急停急跳,讓拇指不斷牴觸碰撞球鞋前緣,導致他就這樣不再心手相連。


而瘀青又是因為跑鞋沒那麼大Size,一般公路還好,最近幾次都報越野路跑,山路起伏,尤其下階梯下坡,腳趾一定會頂到,所以瘀青狀況日益嚴重。


人家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指甲分開非一時之刑,這不是古代酷刑,但是結果導致分開,倒是沒直接抽拔指甲那樣地感到椎心之痛。


當下唯一感到驚慌的,是,


慘了,明天越野路跑怎麼辦。

 

    全站熱搜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