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的作品已經素燒完畢,還好貓尾巴還好好的長在貓身上,這堂課開始上色。





一開始我還在為了上哪種釉色傷腦筋,後來老師給了另一個途徑,就是釉下彩,

也是因為上次做陶盤時作畫的模式,老師覺得也許我跟釉下彩可以迸出意外的火花,

但是這是來上課的學生大多數會放棄的一門技法,因為彩繪與實際燒出來的成品有極大的落差。



釉下彩是以粉狀的色料調色,顏色相對比化妝土多很多,筆觸則著重在工筆畫法,對我來說駕輕就熟,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

因為是粉狀加水一比一調色,不太能連續描繪,因為粉會被刷掉。

不過我也蠻喜歡有筆觸的感覺,所以這是可以接受的。



因為著色花上蠻多時間的,最後的貓碗沒辦法上色,而我也只能等上完色先擱著,下一堂才能噴透明釉。



我終於知道老師為何要我上完幾件就噴多少件,

因為,水分乾掉的粉末,很容易在拿取的過程中,因手的接觸而掉色,

看來也只能非常小心的先擱置,保護好減少碰觸機會,希望下禮拜顏色都還在。








    全站熱搜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