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愛情都是一臉惺忪未醒 躺臥床上共同享用一份空寂
陽光碎成細紋穿透百葉窗蓆 我再也不能抵擋心頭那種撞擊

揹起行囊我要去遠遠方 遠的可以把過去遺忘 
我不需要很確定的方向 我只要這段旅程夠長

捨不得 一程一程的糾葛 捨不得 日甚一日的狂熱




在高雄往返台南的動線上,我握著手上車票,車票另一端則是繫著記憶繩索。

分不清是依循著時間軌跡,還是回憶的輪軸驅策推進,

這兩地的奔馳,有著憑然而生最熟悉的慰藉。

愛河畔的咖啡香,交雜的其實不只是湊熱鬧的心態,在光影晃動的水紋裡,我可以融在一波波思緒的千迴激盪,縱情迷亂。

在台南古蹟堆中附庸風雅,尋找嚮往的氣味,熟悉的小吃,滿足最原始的味覺本性,然後專程大老遠的飆到六甲,只為一鍋羊肉爐的饞。享受美食,也是需要一點點的衝動,和齊眾附和。

紀錄車站影像,然後再加諸旅者的調和因素,加倍驛站的流浪因子,讓時間的發酵醞釀,濃郁的浸濡旅者的心,然後,可以在任何時空的象限上,畫出旅行軌跡,再給予歲月去消磨,回味。永保安康,車票上的四個字,不再只是油墨妝點,從兩點之間的旅程,延伸到生命的每一個交叉點。然後在陽光當下的橫切面,劃開過去與未來的糾結,而立像現在。

坐在圳堤旁,白河的歸鷺,牽引著歸路,環遍小南海的四周,拖著天邊晚霞歇息,白鷺歸巢的影像,也有著一絲絲牽引旅者寧歸的意境,日暮的鄉野遼闊,那荷鋤的農人,視線該是飄向遠方哪一處等門的螢火。

然後在啟程前,再次來到你面前,洗滌漂泊的浮動,梵音總是始終如一,就像眼前的四季更迭,落葉新綠。永恆的記憶,已牢牢的將你鎖在某年某月某日,至少這合該解脫的理由,讓每個人欣羨著。

輕輕一聲道別,我,一個人,再次踏上歸途。而旅行的影子,可是深刻烙印在記憶中。

2004/06/22



我與愛情都是一臉浮躁游離 呆坐車上共同飽餐一份孤寂
大雨裂成水滴爬滿無色玻璃 我再也不能忍受命運機率遊戲

揹起行囊我要去遠遠方 遠的可以把過去遺忘 
我不需要很飄渺的天堂 我只要眼前風景如畫

捨不得 一程一程的糾葛 捨不得 日甚一日的蕭瑟
捨不得 一程一程的糾葛 捨不得 日甚一日的狂熱

凱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